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 正文 二更送上 你不来,我不走

小说阅读网推荐各位书友阅读: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 正文 二更送上 你不来,我不走
(小说阅读网http://www.xiaoshuoread.com)    车子不疾不徐的开着,天枢问,“夫人,接下来您想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陆拂桑沉吟道,“去美人坊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天枢转了方向后,他手机忽然响了,拿起来来瞄了一眼,又不动声色的放下,表情很自然,陆拂桑却直觉的有什么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趣没问,琢磨着其他的事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后,车子停在了美人坊对面的路边。陆拂桑摇下玻璃,远远的看着那扇流光溢彩的大门,门开门合,出入的人都衣着光鲜,装扮讲究。

    这里走的是高大上的路线,寻常的人还真不敢随便进来,随便一件衣服就能花掉工薪阶层一个月的工资,不是打脸充胖子或是虚荣的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还真不舍得穿。

    美人坊的御用模特也是国内最具影响力的名模,前些时候刚在国际上拿了个大奖,如今身价更是不可估量,连带着美人坊也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两家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的,客户群都不一样,几乎没多少利益上的冲突,然而现在,偏偏莫名其妙的掐上了,周丽眉她们都不太理解,只能归咎为同行相嫉,可她心里明白,对方是针对她个人。

    虽还没有证据,但直觉是这么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“天枢,你知道美人坊背后的老板是谁吗?”

    天枢被冷不丁的这么一问,愣了下后,才道,“是黄家,不过,现在当家的是黄百延的女儿黄莺,她主持美人坊的大局,今年初才接手,倒也经营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黄家?”陆拂桑在脑子里搜索着关于黄家的一切,却发现有用的不多。

    天枢进一步解释道,“黄家的生意大多集中在国外,留在雍城的就还有这家美人坊了,黄莺前些年一直在国外学习,接手美人坊据说是为了练手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点点头表示明白了。

    天枢咳嗽一声,尴尬的提醒道,“那个,黄莺小时候在雍城上过学,跟这里不少有权有势的少爷小姐们是同学,还有几个关系不错的,一直都有来往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挑眉,“比如呢?”

    天枢笑得讪讪的,“这个就多了,我也说不过来啊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似笑非笑的道,“有你家四爷的烂桃花对吧?”

    天枢瞬间严肃正经脸,“绝对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确定以及肯定,四爷一朵烂桃花都没有,在遇上夫人之前,四爷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,不对,是连女人三米之内都没靠近过!”

    陆拂桑没说话。

    天枢有些紧张起来,“夫人难道不信?”

    陆拂桑摇摇头,“我信,但他对女人无动于衷、不假辞色,不代表别人对他没有想法啊,你家四爷那么招人,不知道有多少朵桃花为他开放呢。”

    天枢眼眸闪了闪,嘿嘿笑起来,“夫人难道还怕三两朵烂桃花?瞧不顺眼,掐了就是,懒得搭理就彻底无视,最重要的是四爷的态度,他若不动,风又奈何?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不过”陆拂桑声音一顿,哼笑道,“桃花不去吹他,跑来烦我了,我倒是想掐掉,可就怕一朵朵的都是金子做的,坚硬的很呐。”

    天枢攥拳,“我相信夫人,就是金子做的,您也能把她们都融化了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天枢讨好的道,“夫人也当是练手呗,四爷常说,一个人要想强大,就得不停的挑战自我,身处逆境、跟敌人过招,是强大自身最快的途径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撇了下嘴,再要说什么,手机响了,是周丽眉打过来的,“四小姐,原来您请了苏大才子写公号啊,呵呵呵,我看了,写的真是太好了,以前吧还觉得文化人都文绉绉、酸溜溜的,现在才知道,文人的笔,用好了也是一把剑啊,杀人于无形,真是太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勾起唇角,“影响力如何?”

    周丽眉激动道,“爆款文,妥妥的,上传才十几分钟就十万加了,我让咱蝶变的员工都跟着转发朋友圈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把白穑制造的谣言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让悦然那边抓紧把文案做出来,正好借这股东风,可以吹的更猛烈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悦然说初步方案已经出来了,想着让您过目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相信你们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“行,那我们就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刚挂了电话,她手机又响了,一看号码,是家里的,她忙接起来,习惯的喊了声,“妈,有事儿?”

    通常,家里接打电话的都是郝美芳,可这回不是。

    “拂桑,是我。”那端陆明琅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。

    陆拂桑不由皱眉,“哥,你这么早就回家了?”

    陆明琅笑得好像很尴尬,“是啊,今天下班早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有事儿?”陆拂桑问。

    “啊?呵呵,没什么事,就是问问你今晚回家吗?”陆明琅瞥了眼坐在沙发上的人,心里直发苦,恨不得陆拂桑说有正经事要忙回不来。

    陆拂桑摸棱两可的道,“不一定,我现在还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那你先忙,正事要紧”说着,他就想挂,却被人抢了过去,一道悦耳的声音响起,“明琅,怎么不对拂桑说我来负荆请罪了呢?拂桑不回来,我请罪给谁看?”

    陆明琅,“”

    陆拂桑也听到了那边的声音,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声,妈蛋,这妖精怎么又去她家了?她没好气的喊了声,“喂?郁六爷,你就那么闲吗?”

    郁墨染笑得特别粘人,“拂桑这话说的,光听语气就知道你生气了,我懂,为了网上的绯闻对不对?我那是被人陷害了,你可得相信我,我绝对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翻了个白眼,“你清白不清白跟我都没有半毛钱关系,麻烦你不要去打扰我的家人好吗?你跟秦烨相爱相杀扯上我就够丧心病狂了,别再连累别人了好么?”

    郁墨染像是听不到她的话,自顾自的道,“看来拂桑真的很生气呢,好吧,我就算被人陷害了,但到底也被其他女人碰了下,这是我的不对,拂桑都还没搂过我的腰呢,怎么能便宜其他的女人?所以,我来负荆请罪了,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,直到你消气为止,如何?”

    陆拂桑咬牙,“不用了,郁六爷,我不在乎你被其他女人碰过,你赶紧走行吧?”

    郁墨染十分痴情的道,“你不来,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,“”

    那端,陆明琅弱弱的帮腔,“那个,我妹妹今晚有事回不来啊,你改天再来也行呀。”

    郁墨染道,“来来去去的多麻烦,你家有客房吧,我今晚就睡这里了,明天咱们还能一道去上班。”

    陆明琅,“”

    陆拂桑服气了,这人都多厚的脸皮啊,她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,“郁六爷,你刚才说要给我负荆请罪是吧?”

    郁墨染点头,“没错,荆条我都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冷笑道,“行,姐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就给你个负荆请罪的机会,等着,我一会儿就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愿等你到天荒地老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被刺激的直想反胃,妈蛋,这妖精也看上爱情宝典了是吧?挂了电话,她对天枢说,“开车,回陆家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天枢纠结的问,“您真回去见郁六爷啊?他一看就没安好心,中午才跟他的红颜知己爆出绯闻来,晚上就去您家,这不是明显的做贼心虚吗?”

    陆拂桑白他一眼,“行啦,我心里有数,你就甭替你家四爷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夫人还记得我家四爷就好,四爷太不容易了,天天劳心劳神的工作,可郁六爷呢,在警署什么正事不做,就知道私会女人”

    陆拂桑无语的打断,“开你的车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好嘞”

    车子离开美人坊,往陆家开去,陆拂桑纠结了一会儿,给秦烨发了个消息过去,“我今晚有事儿要回家,你就不用去蝶变接我了。”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那端才发了一个字过来,“好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说不出看到这一个字心里是什么感受,她自诩不是矫情又敏感的人,更不脆弱,然而,有些丝丝缕缕的失落还是躲避不开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嘲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见状天枢赶忙道,“夫人,四爷有任务,刚才属下怕您担心就没说,想着说不定四爷一会儿就忙完了,也就不用再告诉您徒增紧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“抱歉,夫人,这个不能透露,总之,四爷现在不方便,您给他发信息了吧?四爷能回您一个字,已经是很了不起了。”天枢说的很凝重。

    陆拂桑顿时有些懊恼起来,“你怎么不提醒我?我要是知道,就不会去打扰他了。”

    天枢闻言,就笑了,“没事儿,夫人,这种事,以后会经常遇上,您要是给四爷打电话或是发信息,他没法接或者回复的言简意赅,那就是在执行任务,您心里有数就行,这样就不会难受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陆拂桑幽幽的反问,“我难受了吗?”

    天枢立马严肃脸,“没有,夫人跟四爷心有灵犀,肯定不会以为被四爷冷落了,只会相信四爷正身不由己,然后善解人意的等待。”小说阅读网 http://www.xiaoshuoread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